首页 / 资讯 / 正文

年销过亿的亚马逊情趣用品卖家国庆被封号

2021/10/9 10:50:58来源:蓝海亿观
亚马逊封号的目标,对准了“成人用品”细分类目。

 

(文章转载自:蓝海亿观网egainnews)

在封掉了大批3C、家居产品店铺之后,这次轮到了“成人用品”这一特殊类目。

目前,该类目几个大卖家都遭遇到不同程度的封号。

据跨境工厂佬儿消息,国庆前夕,某大卖家以F*d*e为首的几个品牌店铺,都遭到了封号。另据一位卖家透露,除了一个小号之外,该卖家在北美站的情趣用品店铺,几乎全军覆没。 



截至今日,仍未见F*dl*e有恢复迹象。

对大部分人而言,成人用品类目的推广难度,比其他产品要大很多。

该类目卖家往往比较“神秘”和“低调”,整体基数也相对较小。除了同行外,外界甚少知道这些卖家及品牌。

因为种种原因,该类目卖家的销售额,一般无法做到普通大卖家的那般规模。

以F*d*e为例,年销过亿,对于普通的亚马逊卖家来说,确实是不错的销量,但跟真正的“大卖家”相比,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

但由于推广难度大,封号危险系数高等原因,在成人用品这个类目中,该销量可以称得上是“大卖家”了。

在亚马逊上,情趣用品受到严格限制,卖家要通过关键词布局、站内广告来获取流量,比较困难。

因为亚马逊的系统机器人不断扫描,一旦发现某个卖家涉嫌销售成人用品,就将其标记。一旦被标记,站内广告无法使用,标题、主图,甚至连Q&A都不能出现敏感词和图片。 

山西吕梁卖家小虚直言,做成人用品类目,刷单是无法避免的。

“没有站内广告支持,许多推广技巧根本用不上。关键词布局也需要很谨慎,一不小心链接就会被封。尽管如此,小虚也表示,一旦有链接做起来了,一个月做到30万销售额,还是比较容易的。

“在亚马逊上卖成人用品,感觉也跟自己做独立站差别不大了。在流量获取方面,难度系数差不多。”广州卖家Andy说。

刷单近来被严查之后,Andy公司采用了站外引流方式,支撑着亚马逊店铺的销量。好在做成人用品的卖家,多数都有积累一些站外渠道,一时倒也问题不大。

如今Andy比较担心的,是亚马逊是否会秋后算账。F*dl*e等类目头部卖家被封号,也让他们产生危机感。

“事实上,亚马逊上的成人用品卖家,就是一群游走在封号边缘的人。”杭州一位资深卖家表示。

许多成人用品卖家,为了躲避审核,为了能打广告,能将产品卖出去,会选择将成人用品放在其他类目里。

而这又是亚马逊的规则不允许的,有人戏称成人用品卖家,是“账号别在裤腰带上”,随时准备“豁出账号”。

除了亚马逊, Facebook、Google等流量口子,都不允许情趣用品打广告,甚至有时Facebook上发布稍微裸露的图片,可能会被封号。

站内广告不让打,站外主流流量平台也受到限制。

内外夹击之下,成人用品卖家似乎陷入了“流量瓶颈”。

但这也不完全正确,部分卖家还是找到了流量来源。

此前,Facebook尚未对群组进行大规模封号的时候,有不少成人用品卖家会通过群组推链接。尽管Facebook对类似群组有限制,但禁不住仍有大量外国人愿意冒险搭建。

除了主流引流渠道以外,有些情趣卖家还会“另辟蹊径”。

比如全球最大的成人网站P*rnHub,俗称“P站”。

一位深圳卖家调侃道,在P站打广告,倒也够精准。


(图:该网站广告展示位)

这话倒是一点都不为过,P*rnHub是全球最大的成人网站,同时也是仅次于Google、Facebook、百度、推特等大型流量网站,位列全球十大网站之中。(visualcapitalist 2019年数据)

全球每天超过30亿的访问量,让P*rnHub成为了情趣用品推广的最佳选择之一。



TikTok也是成人用品推广的重要流量基地。

今年5月份,一款名为“rose toy”的成人玩具,在TikTok上的相关标签浏览量高达4500万。不少用户评价rose toy,称其是“Sex toy”中的“holy grail(圣杯)”。

而这款产品也有亚马逊卖家在出售,其中一位卖家标价18.49美元。TikTok上rose toy相关热度,也为卖家带来了一波销售高峰。

除此之外,像YouTube网红推荐,全球销量最大的女性杂志Cosmopolitan的官网等,都是情趣用品卖家比较青睐的推广渠道。

话说回来,目前来看,在亚马逊上成人用品做得好的,一般有几种。

一是很早就进入这个行业了,早期阶段亚马逊上成人用品卖家很少,产品一上架就稳定出单,免去了常规产品大量的前期推广成本,后期只要维持review和排名就好么。

另一种卖家则是,善于跟亚马逊打游击,防屏蔽做得非常好,将亚马逊的系统检索机器人哄得团团转。 

还有一种就是VE卖家,很多敏感词可以做AMS,包括“massager”。 

虽然,做成人用心的卖家遇到许多困难,但依然吸引力许多卖家。 

最大的吸引点,还是成人用品的毛利率。

据中研普华研究报告显示,成人用品通过传统渠道,从厂家到客户多个中间环节中,几乎每个环节都能保持在100%的毛利率。

而通过电商渠道,减少中间环节后,虽然卖家之间会进行激烈竞价,在透明价格战之下,成人用品的毛利率也有50%以上。

因此,大大小小的卖家也快速切入到这一领域中。

一些跨境电商大卖家,会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切入试水成人用品,或者说跟成人用品擦边的产品,比如赛维时代的情趣内衣品牌Avidlove。


(赛维情趣内衣品牌Avidlove 的亚马逊主页)


(赛维情趣内衣品牌Avidlove 在亚马逊上的广告)

Avidlove情趣内衣有诸多产品都排在了首页,其中不乏多个Bset Seller链接。

除了赛维以外,跨境电商快时尚领头羊Shein,也有布局情趣内衣。其在亚马逊的品牌主页中,有一个专门的情趣内衣栏目。


(Shein亚马逊品牌主页中的情趣内衣栏目LINGERIE)

除了推广问题,对真正的成人用品卖家来说,最需要面临的挑战是同质化问题。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成人用品生产基地。

智研咨询也发布数据显示,我国的成人用品生产量占全球市场总量的60%-80%。

根据计生委数据统计,在过去的10年间,中国的避孕套生产量从12亿只猛增到47亿只,足足提升了4倍。

但是,这样的大数据之下,一位情趣用品行业资深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市场仅仅是进口情趣用品的代加工厂,同质化严重。

“目前,我们的工厂大多数是代理国外的品牌生产,没有自主研发的爆款产品。同时,因为生产质量跟不上,就很难打造出自己的品牌。”

一位深圳卖家坦言,以安全套为例,目前市场上卖得最好的,仍然是杜蕾斯、杰士邦和冈本三巨头。这些品牌产品有一大部分是从中国生产,说明了中国产业链的制造能力。但本土卖家也具有相当强的竞争力,中国卖家竞争之余,也必须面临外国本土卖家压力。

尤其在高端市场,中国卖家实力较为单薄。

“目前,在成人用品高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还是日本产品,比如俗称的充气娃娃类。中国卖家还只能在一些比较基础,比较低价的产品中,才有竞争力。”

基础款产品,往往存在着严重的同质化问题。比如电动自慰棒,大体功能差不多,外观上只能通过颜色和一些小细节进行差异化设计。

但对于大部分消费者来说,这一点细微差别,根本无法对购买率产生决定性影响。自然,也就难以产生具有影响力的品牌了。

“近期,日本还打算研发出供宇航员在太空使用的情趣用品。在研发方面,我们真的落后不小。”该卖家称。

由于国内厂家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研发上,都处于比较初级阶段,卖家想要获得更好的货源,需要代理品牌,成本也就上升了。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疫情以来,全球成人用品市场有了很大幅度的上涨。

疫情以来,我国成人用品出口量同比增长50%。广东深圳一家成人用品工厂在疫情期间订单数翻番,其中80%是出口到欧美和日本市场。

一些疫情较为严重的国家,情趣用品销量的涨势非常明显。其中,美国增长了75%,意大利增长了60%,法国增长了40%。增长最多的是加拿大,比预期增长了135%。(数据源:Womanizer研报)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全球情趣用品生产基地,中国的情趣用品出口也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现存情趣用品相关企业约9万家。2020年,全年注册企业2.96万家,同比增长622%,2021年上半年,注册企业增至4.4万家,同比增长923.3%。

2015~2020年,全球成人用品(不含避孕套)预计市场规模从123.7亿美元增至163.1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5.68%。

人均消费额最高的是韩国,额度为526.86美元,日本的人均支出为为157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情趣用品市场中,女性市场占据了60%以上。

据英国媒体调研显示,15%女性每周自慰1次,31%受访女性每周自慰数次。另有32%的女性表示每天都有自慰,并且都能达到高潮。



另一项有印第安纳大学人类生殖健康促进发展中心的调查显示,18-60岁的受访女性中,50%的女性表示有使用过情趣玩具。

作为一个“羞于启齿”,却藏利丰厚的行业,情趣用品市场的想象空间还是很大的。(文章转载自:蓝海亿观网egainnews)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性商网同意其观点。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下一篇
第一个性玩具国际标准ISO3533于9月29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