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情趣用品店的故事:家贼难防,祸起萧墙

2021/9/10 9:46:26来源:鹿上小心
店里丢东西有一段时间了,库房有安装监控,但是录像回放却没看到任何异样,真是见鬼了。无奈之下,选择报警,三天之后破案了,捉到的贼居然是我老公...

 


我叫苏丽,在医院做护士,老公黄彬是出租车司机。

刚结婚时,我们和公婆住在一起。

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经常发生矛盾,结婚第二年,我和黄彬从婆婆家搬了出来,开始在外面租房子住。

去年我们终于凑够了首付,买下了自己的房子。

我才30岁,每天一睁眼就要面对房贷、车贷、保险、孩子的补习班费、孝敬父母的“养儿税”,觉得生活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和同事们聊天时,发现她们人人有副业,不是投资炒股,就是在业余时间做兼职,大家都说只凭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活。

我也想找点不浪费时间和精力的副业补贴家用,省得每次去婆婆家都会被她抱怨孝顺父母的礼物少。

一次工作中,我遇到了高中同学张丽。

她告诉我,她在做成人用品批发,建议我租个便宜的小门面,设两台自动售货机,每天只要去一两次放商品就可以了,不会占用太多时间和精力,还能赚钱。

按照她的指点,我在医院附近的居民小区租下一间一楼的改装门面,又从张丽那里租了两台自动销售机,进了一批当时热销的产品。

小区南边的宾馆比较集中,距离我单位又近,方便打理。

没想到生意还不错,开店半年之后,小店上了正轨,每个月都有一些赢利,我趁热打铁,又开了第二家连锁店。

收入增加之后,家庭地位明显有了提升。

再去婆婆家,大包小包买了很多礼物,再给她发个红包,婆婆的唠叨少了很多。

有一次加班,我去晚了,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婆婆的大嗓门在里面说:“原来是卖那种东西呀?彬,你可多个心眼,能赚这种钱,说不定还有什么花花肠子...”

我没听到黄彬的声音。

闷闷地吃过晚饭,回到家,黄彬忽然说:“我不想开出租车了,早出晚归的,太辛苦了。

反正你的店挺赚钱,不如我们把它当事业做起来,再开两家,做大做强,做成夫妻店,我来管理,你也省心点。”

虽然知道他的用意,但我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下来,如果黄彬能照顾店面,我就可以一心一意工作了。

最近院里在竞聘护士长,我的希望很大,如果努努力,还能再上一个台阶,毕竟是一份稳定工作,能有保障。

黄彬接手以后,开始还挺上心。

每天看货、上货、了解行情、掌握畅销品动向,干得有模有样,其余时间还能接送女儿,照顾家里。

他上手以后,我轻松了不少,开始全力以赴做自己的工作。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黄彬给我的盈利越来越少了。

一开始,他解释说周边多了几家店,竞争激烈,所以我们店要搞促销,降低了商品价格,薄利多销。

没过几天又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还埋怨我同学给的批发价太贵,说要换了进货人。

看他越来越不靠谱,我大致查了一下账,销售额不断增加,赚的钱却少了。

和张丽沟通之后,我急了。

性用品市场混乱,如果突然改变进货渠道,质量没办法保证,万一出点事只能关门大吉。

在和张丽的谈话中,我还发现黄彬在两头骗,不但拖欠张丽货款,还私吞营业额,最多的一笔有一万多。

我非常生气,打电话质问黄彬,把钱弄到哪去了?

他嗫嚅了半天,才告诉我,那一万多是婆婆借用了。

婆婆不是说我的钱不干净,伤风败俗吗?为什么还来借?

我问黄彬打了欠条没有?

他理直气壮地说:“家里用钱打什么欠条?你妈要钱会打欠条?”

监守自盗,这一家人真是不可理喻,永远分不清原生家庭和新生家庭的关系。

当时我正在竞争护士长的关键时刻,每天要应付考试和个人点评,没时间顾忌那么多,只得暂时忍下来。

一周后,竞聘结束,我抽时间去连锁店看了一下,气的半死。

店里垃圾满地,看上去有段时间没人打扫了。

已经售出的商品也没有补充,墙上甚至还贴着一些特殊服务的广告,如果没有及时清理,被片警发现很可能会被停业整顿。

我在打扫时,居然还从售货机角落扫出一枚已经使用过的避孕套!

这就是黄彬说在做大的事业吗?

他根本没有认真打理店,不光私下吞钱,还经常玩失踪,我打电话他也不回。

我偷偷翻看了黄彬的手机,请了半天假,跟踪了他。

看来他应该每天都混在麻将房里,和老板非常熟悉。

还在微信上约饭,他装成大款,到处吹嘘自己发财了,每天找一群狐朋狗友花天酒地,每次都是他买单。

当天晚上,我找黄彬谈,结果他说:“你的不就是我的,都是一家人,计较那么多干嘛?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

“钱要用在刀刃上。你知道咱家每月要还多少贷款吗?现在你没工作,保险都要自己交的,还不好好看店。”

黄彬打断我,“行了,行了,就知道你嫌弃我现在不赚钱。”

我问黄彬,“你实话实说,借家里的一万块钱,到底干什么了?”

他吞吞吐吐了半天,“我妈看上一件皮衣,想买下来。”

“你孝顺爹妈用自己的钱呀,怎么能挪用店里的钱?”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我爹妈不是你的吗?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妈辛苦了一辈子,咱们应该孝顺。”

黄彬理直气壮瞪着我。

“你父母说我做的生意不干净,用起我赚的钱却不手软!”

“你……”黄彬不说话了!

“以后生意还是我负责,你回去干老本行,开出租车吧!”

黄彬气得朝我喊,“你这种女人也太财迷了,没听说过炒自己老公鱿鱼的。”

“什么老公,你是吃里扒外的内鬼!”

我想了一下,现在我们有四家连锁店,实在忙不过来。

于是,我雇佣了一个叫小文的女营业员,把第一连锁店装修成了实体店。

有人看店,更方便经营,我能支配的时间也充裕多了。

黄彬没有回去开出租车,他做惯了老板,眼高手低,一直没找到合适工作,不是在家里打游戏,就是去婆婆家蹭饭,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软饭男。

我偶尔给他点儿零花钱,生活渐渐平稳下来。

一天,婆婆给我打电话,说做了我最喜欢吃的红烧肉,让我晚上回家吃饭。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有事找我商量。

坐在饭桌前,婆婆堆着笑脸对我说,她有一个远房侄女,想来我店里工作,她建议我辞掉现在的营业员小文,还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看店有了规模,就想插手我的生意,他们真是算计到家了。

我推脱说,现在店里人手够了,暂时不需要,等扩大生意的时候再安排。

婆婆马上变脸,指责我不照顾自己家里人,真是白眼狼,还说看在帮我带了两年孩子的份上也应该给她一个人情。

明晃晃的情感勒索,黄彬却坐在一边添油加醋,“人家现在是女老板了,哪能把我们放在眼里!”

正想反驳,突然手机响起来,我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小妹妹,你是店铺的老板吗?除了卖用品,有没有美女介绍?哥哥好孤单,可以多给钱!要不然你过来陪陪我?”

这种骚扰电话时不时会有,没等我解释,黄彬拍案而起,“难怪不让自己家里人去看店,把我都赶走了,原来是怕我们破坏你的好事,没想到你什么生意都做!”

婆婆气得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们家不能要你这种女人,小彬,和她离婚,让她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不能便宜她!”

我无奈的看着这对起劲表演的母子,拿着手机大声回话,“如果你再打骚扰电话,我就报警处理!”

说完挂断电话,把猥琐男拖进黑名单。

我对黄彬母子说:“有时候自动售货机会出现故障,比如不出货或者不能扫码,偶尔也会有退货这类,我把电话贴在售货机旁边,方便解决问题。

因为出售的商品特殊,自然会遇到骚扰和麻烦,这些黄彬都知道。你们无理取闹,往我身上泼脏水和栽赃都没关系,想离婚我也奉陪到底!”

我拿起包走人,黄彬和婆婆翻着白眼看我。

自从我提到了离婚,黄彬的态度反而缓和下来。

晚上回到家,他爬到床上,讨好我说:“别生气了,我妈就那个脾气,不用理她。你接到那种电话,我误会你是肯定的呀,那是因为我爱你,再说又不是我说要和你离婚。”

我转过身子,背对着他,他继续说以后会无条件支持我做女强人,保证绝对不怀疑我,不给我拆台,他要做我坚强的后盾。

表决心之后,他包揽了家务。

但是消停不到一个月,我无意中看到了他手机上的暧昧信息。

我赶紧趁他不注意的时候,翻看了他的手机。

他居然开了专属聊天室,和一个叫午夜媚行的女主播玩**。

两个人眉来眼去,聊天记录极为露骨,还有很多转账,最高一笔1500元,都是他打赏给女主播的。

我拿着打印出来的聊天记录质问他,一开始他不承认,后来狡辩说这怎么能叫出轨呢?又没动真格的。

还说我是女大款,每天忙得要命,哪有时候陪他?

他不过花钱买服务,玩玩而已。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黄彬没钱一样坏,这和人品有关。

我直接停了他的零花钱,让他自己反省,然后我们开始了冷战。

要过年了,我去店里查货,核对货物数量时,发现少了很多畅销品。

问售货员小文,小文一问三不知,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看样子不像骗人。

查看监控之后,也没发现异常,于是我报了警。

案子三天之后就破了,黄彬在偷货时,被警察当场抓获。

他狡辩说这是自己家里的货,不算偷,是搬。

原来黄彬看没办法弄到钱,就打了起了歪主意。

他故意接近小文,私下请小文吃了几次饭,还买了一套化妆品送给她,并且许诺要给小文涨工资。

毕竟他也算店主,小文不好拒绝。

之后,他去店里,不是让小文去买外卖,就是让小文去整理售货机,找各种借口把小文支开。

小文离开之后,他关闭摄像,拿走一部分货,在网上销售。

黄彬早就开了家网店,做起了吃里扒外,空手套白狼的生意!

我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和黄彬离婚。

自私的男人,在婚姻里就是一个填不满的黑洞,不停在女人身上索取和消耗。

婚姻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彼此珍惜,相互扶持。

只有一方付出的感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性商网同意其观点。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下一篇
情趣行业+NFT:一位成人用品店老板的随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