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情趣体验师被查水表,在审讯室里科普羞羞玩具?

2021/8/17 10:48:07来源:我的小甜文
陶小桃被带走的时候,刚体验完一个羞羞玩具,震动太强,精疲力尽,冲完澡躺床上,气还没喘匀,就被查水表了...

 



警官先生们从她床底下搜出三大箱情趣装备,从小到大,从细到粗,从手动到电动,从小巧可爱到粗鲁狰狞,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带她上车的警官小姐姐,紧抿着唇,努力保持严肃的表情,但两人不经意间的对视,陶小桃柔柔一笑,警官小姐姐敬畏非常。

电脑/手机/相机以及各种装备都被收走,连带着陶小桃自己,打包被送到了所里。

穿着毛茸茸,粉嘟嘟兔耳朵连帽睡衣陶小桃经过警官们办公区的时候,连正在接打电话的人都暂停了工作。



刚沐浴完的头发还带着水汽,湿漉漉的羊毛卷缱绻的贴住白嫩的脸颊,一双小鹿眼有些泛红,懵懂无辜,亦步亦趋的跟在警官小姐姐旁边,乖巧的不行。

这么小姑娘犯了什么事被带进来?

诈骗?

有可能!

长得越好看,越无辜,就越容易骗到人。

反社会人格?

也有可能!

毕竟长成这样很难怀疑她会杀人放火。

沈棠从问讯室出来的时候,跟要进去的陶小桃打了个照面,被粉**白的脸蛋晃花了眼,这小妮子抬眸乜了他一眼,便理直气壮了进了屋。

在座位上懒散倚靠,双手环胸,微微撅着嘴,气成了河豚样儿,还是个披着一套卷毛方便面的河豚。

沈棠看着好笑又好奇,没轻易打招呼,毕竟人家那天老大地老二她必须排老三的气势,可见完全没认出他这个故人。

办公区人声鼎沸,跟菜市场似的,俩刚毕业单身小白菜围住正在搬运证据的罗警官,忍不住好奇:“罗哥罗哥,刚那小姑娘犯了什么事儿,看起来不像罪犯啊?”

“你刑侦课是马哲老师教的吗?犯事儿的人脸上写着罪犯俩字吗?”老罗顺势把手里的证据箱子往桌上一放,腆起微微鼓起的肚皮,立马摆起了前辈的谱。

李昊然麻溜的端来一杯温开水,双手递给老罗,老罗觑了他一眼,孺子可教的点点头,接过水来一饮而尽,这零七八碎的玩意儿,看着不大,还挺沉。

“有人举报她传播淫秽低俗信息,进行非法性~交易”老罗压低声音说,拍了拍他刚搬进来的箱子,“这些都是证据。”

“啊?!”钱孜川脸色涨红,跟李昊然对视,二脸懵逼+震惊,这,看着真的不像啊!

钱孜川支支吾吾的问,“是直播吗?”

老罗笑得颇有深意,“嘿!你小子知道的还挺多!”,转而又脸色严肃的说:“现在证据还没有完善,只是先带过来问话,你们别瞎八卦,如果人家小姑娘清清白白,你们就属于损害他人名誉知道吗?!”

“是是!”俩颗小白菜认认真真点头学习,这可都是前辈的经验。

老罗瞄了一眼从身边经过的沈棠,内心偷偷抹了一把虚汗,幸亏自己还年轻力强耳聪目明,这位才是纪律严格的老干部呢!

老罗进了问讯室,跟带陶小桃进来的女警官点了下头,杨莉按下录音笔,“陶小桃女士,有民众举报你传播淫秽低俗信息,是否属实?”

陶小桃就是那种虽然我抽烟喝酒打架纹身,但还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女孩。所以生气归生气,对人民公仆还是饱含敬意,她看着女警官的眼睛,回答的真诚又有逻辑。

“两位警官好!这一情况并不属实。我没有参与过任何违法行为,如果对方举报的是我自媒体账号的内容,那我更不认同,因为我是一名正规的情趣体验师,我发的内容都是情趣用品的真实测评,跟手机/电脑/化妆品的测评一样,只是产品类型不同,所以措辞用字不一样。”

老罗脾气暴,拿出举报截图甩在桌上,拿出训儿子的气势,“那这些有性暗示的图片是你拍摄吗?这些露骨下流的文字,是你写的吗?你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怎么能干这种事儿!”

杨莉坐旁边心里都抖三抖,看着挺直腰杆坐在椅子上的粉兔子,默默怀疑,真的可以这么问讯吗?

陶小桃对这些话都快有一套对应话术了,翻来复去骂得还是这么些,本来还挺生气,听到熟悉的话,反而心平气和了。

“警官先生,首先,您所说的性暗示图片,我并不认同。”

“情趣用品有些形状很可爱,也有些比较仿真的,截图里的这张比较仿真,如果我实拍的话,反而不符合法律规定。”

“其次,你说的露骨文字,也并不下流,我只是如实描绘了使用情趣产品的方式,及可能会产生的生理反应。”

“性也是一种学问,一个文化,甚至是生物的天性,无论男女,都可以坦然面对。”

老罗扫黄打非多少年了,都没遇到过这种刺头儿,一般都是抓现行,证据确凿,还有些老油条,滚刀肉,当面跟你嗯嗯啊啊,老老实实,一放出去该咋样咋样。

但陶小桃不一样啊,她才二十二,正正经经的好大学毕业,花骨朵一样的年纪,花骨朵一样的好相貌,看看!还有这么个能说会道的好口条,小嘴儿叭叭的,比自己还能摆活,但你就是说出朵花来,这也是个不上台面,出卖肉体的事儿。他是真不忍心这么个孩子误入歧途啊!

正处在第三个本命年的老罗,心操得稀碎。

“你一个小姑娘干这个事儿还挺光荣呗?这就是变相卖肉,传播淫秽内容,你家里人知道你干这事儿吗?你爸妈电话多少,我非跟他们好好聊聊!是养不起姑娘还是怎么的!出来干这个不觉得丢人吗?!”

杨莉扭头轻咳一声,这给老罗激动的,都破了音了。

一看那头的陶小桃,更气定神闲了,还是轻轻柔柔的嗓音,认认真真的表情,十分配合的态度。

“警官先生,您别着急。”

“警官先生,您仍然对我的工作有偏见,我也很理解,我们这份工作,与普通意义上的工作,确实有区别,也容易被人误解,或用有色眼睛打量。”

“但性,既是对自己生理和心理需求的满足,也是人类社会繁衍生息最基础的环节,性虽然是私密的,但并不是见不得人或是丢人的。”

“情趣体验师,有男有女,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测评,能帮助到两性男女,如果能让他们在两性中得到更好的体验,感情升华,而不只是完成任务,或只为几秒的快感。”

“也希望能帮助到每一个压抑的个体,告诉他们欲望是可以直面的,也是可以驾驭的,不需要觉得羞愧,自卑或逃避。”

“警官先生,我并不觉得我做的工作是肮脏的,我觉得很有意义。”

“以及,我是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独立承担法律责任,我的工作和生活如何,与父母没有关系。”

陶小桃坐得稳如泰山,温柔如小家碧玉,细长的手指挑着一缕湿润的卷发,上下拨弄,看似乖巧,实非良家。又纯又欲的气质像是刻进骨子里,她抬眸看了一眼杨莉。

杨莉心里某个角落,打小就刻意深埋的那颗种子,就像浇了一捧水,开始蠢蠢欲动,生根发芽。

杨莉忍不住想,对面的粉兔子如此坦然磊落,她却像还活在社会和自己给筑好的厚壳里,连动一下念头都觉得自己浪荡。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性商网同意其观点。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下一篇
嘟嘟球肉感飞机杯测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