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我曾间接接触过一位情趣用品体验师

2020/6/5 16:17:35来源:唇液
一枕清风明月,半山孤绝烟霞

 

文:谢易文    图:眼镜

 

那是在3年前的夏天,我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时,无意中在同事的电脑桌面看见几张儿童不宜的照片。


一开始,我只以为是同事开的玩笑,后来经过接触,我才知道,原来市场上有一种职业叫:情趣用品体验师



她是一位有趣、很酷的奇女子


我跟她并未见过面,甚至连互相长什么样也茫无所知。

仅在线上有过交流。 


关于她的信息,我更多是从同事那听到的。

她年龄稍长我几岁,据说入这行已经有一段时日了。经常有很多厂家会主动联系她,请她测评一些新产品并向网友们推荐,而她偶尔也会给网友们种草一些优质的厂家,然后让大家自己去找去买。 


她不是那种“性欲”很强的人,更不是“张开双腿等待男人”的人,准确来说,她只是对性心理学以及男女性学的东西感兴趣,想做点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而已。


做情趣用品体验师也只是她的一份兼职。门槛不高,还可以多一份经济收入,解决日常生活开销。




同事说:「 “我上次看到她测评一个球,看起来差不多跟高尔夫球那么大。”」表情略有些惊讶。


我也曾看过一份测评,确实不容易。除了描写亲身体验的感觉外,还要对包装外观、手感触摸、气味味觉等等多方面去感受,并且要写一份能让别人喜欢并为之买单的体验报告。 


据她所述,这是一份体力活。「 “指不准有多少人当”金瓶梅“看呢。”」 


她很随和,兴许是大家都处于安全的网络环境里,她会和网友们探讨一些接地气的男女话题,也偶尔会把一些体验后的好评差评分享给大家。




我不曾过问她的故事


兴许是因为我们不是朋友关系,甚至在她面前,我似乎丧失了语言组织能力,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能显得自己并不在意,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显得得体。 


但听说,做他们这行,经常会受到一些骚扰,时常被问到很多问题:「 你这么多两性知识是从哪里来的?”」
「 你和很多人啪啪啪过吗?为什么你知道得这么清楚?”」
「 你测评情趣玩具的时候每个玩具都会用吗?”」
「 你们会依赖情趣玩具而不喜欢和人鼓掌吗?”」
「 啪啪啪的某些技巧应该怎么做呢?”」
「 你父母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 你这么懂你的另一半应该很爽吧?”」 


更有甚者,会要求拍一些私密照。但一般都置之不理,偶尔会在心情好时,挑几个“实在”的问题解答。




像她说的:

「 “其实“两性”的话题,早已在成年人的世界展开,只是每个人的情趣偏好不同,相信将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站在更高的眼界去给予尊重和理解。”」 


我突然想起近段时间有一个特别热议的话题:那些喜欢看片的人,是怎么看待棒子字母房事件的?


有一个回答是这么说的:

「 “我是男的,我也看片,但我知道那些是演的。N号房那是色情吗?那是变态,怪癖,犯罪,喜欢看的都是XX


尽管我不确定我看过的视频里面是否有因性剥削而录制的;尽管我也不确定如果一不小心看到其中某个视频,我会不会花心思去举报。但我很确定,如果我知道是这种玩意儿,我一定不会去看,也不会好奇去看。


而那26万个账号,平均每个账号花了4000多人民币的,我真的,一不能理解,二觉得恶心。


三上老师,波多野老师,那么多老师她们不香吗?你要去看这种玩意儿?更让我不能理解的是,还有会员觉得自己是无辜的,是受害者?

讲真,有需求是正常的,但你不能把变态行为“美化”成需求。”」 


世界大约还是善良的人多些,似乎离人性最近的东西,也是性。


我们也没再聊过什么,各自忙活去了。 


外面的阳光像蘸了辣椒水,坦荡荡的街上没有一块阴凉地。 有人说:“情趣用品体验师,像是夹在极冷冰川和滚烫熔岩中的一条小溪流,感受着来自最为恶毒的攻击和最为宽容的理解。” 


后来我离开了那家公司,也再也没听到过关于她的消息,也许她,也已经不干这行了。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