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疫情下的武汉成人用品店:解决湖北人“那方面”需求

2020/3/11 10:04:10来源:电商在线
外面的快递进不来,当武汉人、湖北人有需要的时候,当然应该有人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空荡荡的库房里只有父子两人,父亲程鹏正在用旺旺向前来咨询的买家科普“武汉的快递不会传播病毒”,而儿子则用一台闲置的办公电脑认真地看电影。


武汉人程鹏说,自己可能是武汉疫情期间能发出货的成人用品卖家。今年新冠疫情爆发以后,他家里已经有一位亲人因感染而去世。为了照看好儿子,他索性将儿子带到仓库一起生活,一边做淘宝,一边照顾孩子,“厨艺都练好了。”


作为武汉的卖家,他在疫情期间遭遇到了不少非议,甚至歧视。“武汉人也要自食其力啊!更何况我的产品能满足人们的需求。”


年前囤积的发货纸箱只剩下四分之一了,程鹏希望纸箱用完时,武汉可以解封,他能带儿子回家。



意见领袖“魔大”


踩着七十年代尾巴出生的程鹏说,自己差一点就是个八零后。


在武汉土生土长,程鹏深感生存压力大。作为一座“百万大学生”的城市,武汉竞争激烈,“中等收入的人养个小孩都吃力。”孩子出生以后,在新华书店上班的程鹏倍感压力。2011年,他搞起了副业,开起淘宝店卖书,但开了2个月,比书店定价便宜很多,还是一本都没卖出去。


程鹏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接触日本漫画文化的人,“用现在的话说叫‘宅男’,但那时没条件宅在家里啊。”出于爱好,他想到了一个小众的品类:成人用品。向叔叔借了3千块钱,程鹏根据自己的喜好进了一大批性感内衣、安全套等用品,“到现在都没有卖完。”他自嘲说。


程鹏进一步缩小的选品范围,开始将目光转向了日式男用品上。“毕竟要和身体接触的东西,日本产品在信誉度和品质上比较有保障。”深谙动漫文化的他从琳琅满目的二次元封面中挑选出最具“杀伤力”的几个产品,上到自己的淘宝店里。


 

程鹏草根创业的那几年,正是贴吧火爆的时代。玩家们喜欢称成人用品为“玩具”。程鹏自己作为“玩具达人”, 写了许多选购帖,“简单地说,就是讲解新人应该用什么,‘老司机’应该用什么。”有了一定名气以后,程鹏在玩具贴吧里发布消息,将一批新货低价让利给吧友试用。试用过的几位吧友认真写下了评测,令这款产品爆火,程鹏淘宝店里的第一个爆款诞生了。


接下来,程鹏不停地产出解惑帖、指导贴,在两、三年的时间里,程鹏俨然成了一个 “知识网红”,被吧友称为“魔大”。来找他请教、来他店里购物的人也络绎不绝。“有的是缺乏异性交往能力的宅男,也有人单纯想找个‘不粘人的女朋友’。”甚至有资深玩家从他店里消费了5、6万元的产品。


如今,程鹏在武汉青山区的一个居民小区了开拓了整整一层楼的仓库,平时和3个员工在这里办公,晚上就守着囤满仓库、价值一、两百万的囤货睡觉。没想到新冠病毒爆发以后,这里居然成了他和儿子的避风港。


小姨病故


临近年关,武汉人都要相互串门送年货。1月14号那天,程鹏的小姨来到老妈家看望姐姐,带来了自制的卤牛肉和藕夹。程鹏回忆,那时武汉已经有了新冠肺炎的风传。忙着工作的程鹏没来得及和小姨见面,没想到这一错过竟成永诀。


回家3天以后,小姨开始出现咳嗽、发烧、胸闷的症状,一开始还以为是从广州回来的她的儿子带来了流感。直到严重以后,才去医院就医。辗转几家医院,才被武昌医院收留。虽然一直没有确诊为新冠肺炎,但病情却一天天恶化。

 

为了保护刚上六年级的儿子,一家三口再没去老妈家吃过饭。早早放寒假的孩子就跟着程鹏,在做淘宝的复式楼一起住。一边做淘宝,一边照顾儿子,让这个从不会烹饪的男人厨艺突飞猛进。“不但蛋炒饭,辣椒炒肉技艺大进,还学会了糖醋排骨。”


20号这天,钟南山院士确认病毒可以人传人的消息发布出来,武汉城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程鹏当即给3个员工放了年假,让他们早早回家过年去了。


1月31日,程鹏从母亲打来的电话里得知了噩耗,在医院隔离的小姨去世了。这天,程鹏在网上发布了一篇悼文。


他写道:一直忙着做生意,上次见到小姨还是去年春节。她喜欢打麻将,每次打麻将都妙语连珠,“汉骂”也不少。她做的牛肉面是一绝,在大东门那边的老街坊都吃过。我不想一个亲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没了,我写出来,至少网络上还有她的痕迹。


发货


程鹏说,自己可能是武汉唯一一个,在疫情期间一直保持发货的卖家。程鹏作为快递公司的“月结”客户,疫情期间,快递公司已经不揽收散客的货物,但还会收他的包裹。


年前,他采购了一千多个打包盒,本打算用到春节结束,如今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每天早上八点钟,父子俩听着闹钟准时起床。儿子对着电脑上网课的时候,程鹏就去堆积如山的货品堆里提货。如今,他店里的宝贝有六百多款,作为老板的他已经有5、6年没有亲自打包发货了。平时,都是有两个仓库管理的员工每天负责打包、发送四五十个快递,疫情爆发以后,快递数量减少到平时的三分之一。他的订单来自全国各地的老粉丝,大部分还是来自于湖北的买家。然而,即使每天出单、再配齐十五、六个单子,也往往要耗上大半个上午。



 

快递包装盒上大多写着玩具、手办甚至电脑机箱等类目。程鹏介绍,这个类目的玩家比较注重隐私,怕被人知道了会“丢了节操”。


每天,程鹏要把快递绑在电瓶车上,“全副武装”递送到快递站点,路上所见,只有警察、救护车和环卫工人。在快递点,程鹏经常看到堆积如山的口罩、医疗用品等物资,见到留守的小哥搬运不过来了,就上前跟着一起搬。“也不能看着这些医疗物资在外面淋雨啊!”

 



每天回到小区,儿子都已经拿着喷射壶等在门口,将爸爸周身喷满84消毒液,再把拉货的平板车也消好毒,父子俩才一起吃午饭。


然而随着情况的恶化,小区开始规定3天才能出一次门,最后则完全封闭了。每天的快递只能由快递站小哥上门来收,在小区门口的一方桌子上做交割。


到了下午,这张桌子就成了小区居民们团购蔬菜、分菜的地方。虽然小心谨慎的程鹏从来不参加居民们的团购,但他每天都会把平时运货的拖车借给居民们运菜。


程鹏回忆,自从他这个“做淘宝的”来到这个小区,就没少遭受居民们的白眼。每当他拉着重达两三百公斤的拖车走进电梯,被迫让出位置的居民不是侧目而视,就是小声嘀咕。


“他们总是担心我拉货压坏了电梯。”


如今疫情到来,邻里间的“患难相帮”让居民们对这位淘宝店主,改观不少。现在每次遇见,他们都会给程鹏一个和善的笑容。


希望少点歧视


疫情让这位武汉的成人用品卖家遭受到不少质疑。


每天做客服的时候,经常有买家来问发货地点,一旦得知是从武汉发出的,对方往往会取消订单。甚至还有人骂他“传播病毒”。


“如果快递也能传播病毒的话,给灭霸寄去一个快递不就宇宙和平了?”


每次遇到质疑,程鹏都会耐心地给对方科普。


还有人质问程鹏,现在医疗物资都运送不过来,你怎么还要寄你的成人用品?



 

前两天,程鹏就遇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例证。这是一个汉口的买家,武汉封城时候,他就一直和老婆住在丈母娘家里。程鹏好奇地问,既然你是有老婆的,为什么还非要来买这个?对方惨兮兮地回答说,丈母娘家只有两间房,空间狭小,很不方便,你说我能做什么?


还有一位襄阳的买家,上来就弱弱地问“能不能发货”,当得知能发货以后,这位买家喜出望外,他说,为了买一瓶润滑油,他几乎找遍了全国的卖家,当卖家得知他人在襄阳时,都说“发不进去”,然后催促他申请退款。在程鹏的店里,他欢喜地买了一瓶润滑油,并顺带买了一个小玩具,终于解决了作为单身汉的基本需要。


“当武汉人、湖北人有这个需要的时候,当然应该有人来满足他们的需求。更何况,我们武汉的老百姓都是最大的受害者,我们也要自食其力啊!”


在外来物资进不来武汉的特殊阶段,程鹏的店铺以另一种形式安慰着艰难“战疫”的武汉人。他希望人们能对湖北的产品、武汉的产品少一点歧视。



 

程鹏说,和儿子守在仓库的这些天里,最令他感动的一件事,就是武汉市民通过微信在一天晚上的七点钟打开窗子大喊“武汉加油”。那天声浪震天。程鹏相信,当他把最后四分之一的包装盒发出去以后,春天也就来了,他也该带着儿子回家了。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