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蜜曰刘博:做释放年轻人爱与好奇心的“小怪兽”

2018/8/21 13:06:46来源:消费新声
编者按:蜜曰“小怪兽”的横空出世,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国内这一批情趣用品设计理念。

 


时间回到2015年。彼时国内的情趣用品外观大多仍处于器官仿真阶段,但情趣行业的主力军90后又是审美空前高涨的一代人,“你们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可以用这么丑的产品。”原本创业计划打造一个年轻人生活方式品牌的刘博,在找到了这个市场的空隙之后,决定先以情趣用品为切口进入市场。于是,他在20158月成立了蜜曰科技,开始自主研发生产女用情趣用品。经过一年的研发,三款产品于2016年下半年上线,截至目前,总共销售超过100万台产品。

 

如果不说,你绝对看不出来这三款“小怪兽”是情趣用品,更可能只是把它们误认为女生喜爱的卡通小摆件,因为它们跟你既定印象中的跳蛋实在太不同了。

 

马卡龙粉色的恶魔先生,头上长着两个凸出的触角,主攻敏感的重点;马卡龙蓝色的鲸鱼,有着15度弯曲的尾巴,在体内使用时,能与女性身体能保持完美的贴合,擅长优雅的拍打;而马卡龙绿色的哥斯拉,背上一排圆润的背鳍,可以让体感拥有摩擦高潮的火花。三个小怪兽身材娇小,大小都约等于一个香水瓶。这种悄然无声地把情趣用品地功能融合在清新可爱的造型中的做法,完全颠覆了传统情趣用品对于器官仿真的思路,在当时的情趣用品行业中首开先河。

 

更令刘博满意的是小怪兽通过软硬件融合设计带来独创的沉浸式体验。

 

在使用小怪兽产品时,用户可以通过蜜曰的app,用手指在屏幕上滑动来操控震动的频率,轻急缓慢都可以随着用户当时的感受随时调整。同时,这个频率也可以通过远程操控,更契合异地恋情侣的需求。

 

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个节奏频率还可以被记录保存下来,供用户下次调出使用。又或是上传到蜜曰社区中,这样的话,其他用户在玩耍时,也可以使用这个频率,既新鲜,又刺激。同时,用户还可以在社区中发帖交流使用感受和个人心情。而之前蜜曰的一次调研也显示,最受用户喜爱正是远程遥控以及可以使用别人的波形这两大功能。

 

刘博认为,在性这件事情上,女生有天然的社交分享欲。而创建一个社区,让用户们可以与陌生人分享自己情欲和真实体验,既是按照用户需求出发,完善用户体验,又能增加用户对产品的黏性,让用户从硬件到软件再沉淀到社区。

 

 “我们产品中最重要的理念就是尊重。通过洞悉用户喜爱什么产品,再给用户设计提供这样的产品,就是表达对她们尊重,平等对话的重要办法。毕业于清华美院的刘博,曾任索尼UX设计师、前快牙和微拍的产品负责人,有着丰富的硬件和软件的用户体验设计以及互联网产品的经验。在他的带领之下,尊重这样的价值观得以通过小怪兽软硬件结合的设计和优质的用户体验落地。

 

但对已经斩获德国红点和iF两座设计界国际大奖“小怪兽”来说,一年多的时间里100万台的销量并不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成绩。何况,在竞争愈发激烈的情趣用品市场,玩家们都有陷入价格战的趋势,“一百多一台,就一顿饭钱,我感觉都像白送似的,但我们真的花了很多心思。”

 

刘博表示,价格战不是他们想走的道路。因此,蜜曰团队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将会将工作重心放在打造各种内容和品牌传播活动,一方面进一步提高年轻人对小怪兽品牌认知度,争夺存量市场,打开增量市场,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通过品牌的树立来争取溢价空间。


以下是《消费新声》(微信公众号ID:varitrend)跟蜜曰科技创始人刘博对话整理:

 

消费新声:当初为什么会切入到情趣用品行业?

 

刘博:其实我们一直说蜜曰这家公司并不是情趣产品公司,我们给公司定的是一个生活平台,叫“最受女生喜爱的美好生活设计师”。我们的核心用户群是1825岁,非常年轻。而情趣产品是年轻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这种产品的供给端又非常差,于是就出现一个巨大的gap,谁能够解决,就可以俘获这群人的心,所以我们就选择这个来做。

 

我大学就学的设计,毕业之后又做过广告公司,后来又进手机行业,在索尼爱立信做手机的用户体验设计。在索尼亚信,同时就开始做移动互联网产品,做APP、社交产品和工具产品相当于我之前是做设计、做品牌、做用户体验设计、做互联网产品经理、有一些硬件的、软件的用户体验设计的经验,而这一切经验在这个产品融合了。

 

消费新声:怎么得出当时市场上的供给端很差这个结论?

 

刘博:2015年的时候整个这个行业跟今天完全不一样。有了小怪兽之后,整个行业革新了一遍。

 

当时行业里的产品首先就是形象很LOW,很粗暴。比如说颜色是紫色、红色,样子甚至是仿真的,就是丑陋的。有些国外产品不丑陋,但是他也不对,因为他没感情。

 

90后是审美最高的一代人。像你们这样的小姑娘,你们平时生活是什么样的?你看你们在用什么样口红、什么样的手机、什么的这样那,凭什么情趣用品就要用一些这样的东西,不合理。所以要么你咬着牙去买了,然后你觉得这个东西不该我用;要么你就干脆不买了,因为不行。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不仅仅是美的升级,更应该是整体体验的一个升级。



现在用户喜爱“小怪兽”的原因在于,他们发现终于有一些人很认真地、站在尊重的角度、平等的角度来为她们做这个事情。所以她们很多人愿意跟我们谈论性这件事,毫不不遮遮掩掩。过去没有这样的产品,就没法这么谈。

 

大家经常说小怪兽做得比别人好看,有很多人在抄我们的颜色、造型、理念。但是其实我们产品表现出来的美、萌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背后的逻辑不能颠倒。我们这群人,先是确定这应该是瞄准一群人消费领域的产品,然后推导出用户需求,再去做设计,才可以最后呈现出来的是这个样子。

 

消费新声:在具体做法上,你们怎么样把这种尊重的感觉传递给用户?

 

刘博:一个最直观的表现是,我们产品做出来之后,跟苹果电脑摆在一起,应该是匹配的。

 

或者说,当用户把它买回家去之后,愿意跟它起一个名字。然后当用户跟别人交谈的时候,手里可以拿着这个,因为你会觉得这个东西很平常,不侵犯,拿出来很舒服。

 

这背后真的不是简单的设计的问题,而是一些理念的问题。像我们这三款产品为什么去挑选这样的形态,我们是从女生们喜爱一个什么形象来进入她们这方面的生活为起点思考的。

 

我记得洪晃说过一句话,我们挺认同。她说受女生喜爱的男生大概有这么三种特点,一个叫淘气、一个叫英俊、一个叫聪明。我们觉得这个产品其实某种程度上,应该具备这样的特征,所以挑选了这么三个角色,他们都是带一点点侵略性,但是我们把他做的很萌,所以就找了中间那个平衡。

 

例如,恶魔先生头上有角,所以他天生有角,这个角使用起来的时候,叫主攻敏感重点,鲸鱼我们叫擅长优雅的拍打,振动起来是拍打的,所以你会想象这个体验是什么样,因为鲸鱼是有尾巴的,你就会觉得不尴尬。那么哥斯拉天生背后有那个背鳍,放在体内的时候,会有额外的体感。所以大家会感觉到它的主体会跟它的形象完全结合在一起,就是何必要说透,大家是朋友。

 

所以我们的用户会觉得,这个小东西既不粗俗,但是又不是很高冷,他觉得是很温暖的一个状态,是一个陪伴。那两个人用的时候,如果两个人使用过去的那种产品,是很尴尬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现在用小怪兽,两个人变成玩笑了,也不觉得他是一个闯入者。我们现在产品大概60%是双人使用。

 

包括我们的颜色,在我们之前,其实市面上是没有这种马卡龙色的产品的。我们这群人是洞悉像你们这样的消费者美好生活的片断是怎样的之后,再做的设计。我们想,跟闺密一起下午茶,是一个典型的范例。下午茶吃什么,咖啡、马卡龙、蛋糕这些,这个美好的感觉可以迁移到这个颜色上,所以我们才弄的马卡龙的颜色。

 

而我洞悉你喜爱什么产品,再给你提供这样的产品,就是我们想表达的对你的一种尊重。

 

同时,我这个品牌是跟你开得起玩笑的,这个幽默感是很高级的情趣。这个其实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门坎。

 

消费新声:而且通过这样子的IP形象设计,让客户感觉到有趣,或许能解决情趣用品复购率低下的问题。

 

刘博:没错,我们的用户其实有很多都用过我们多个产品。她们就是会有了一个哥斯拉,然后又继续买其他的。它不是一个情趣玩具,它是你生活中陪伴的朋友,所以我们用户才会拿我们的产品跟他们洗脸仪一起拍照,发到小红书上去,因为都是提升生活品位、生活感受的一个产品。

 

还有更有趣的是我们独创的沉浸式体验。我们觉得过去的情趣产品都是大家需要去控制它,很分心,毕竟那一个是关着灯、闭着眼睛沉浸的使用场景,我还要按它,这感觉不对,所以我们独创了沉浸式操作,这是我们首创的。

 

在我们的app中,用户可以通过在屏幕上滑动手势来控制“小怪兽”的震动频率,同时可以远程操作,以供异地恋情侣使用。

 

消费新声:生产这样的智能硬件类情趣用品,目前国内的供应链能力是成熟的吗?

 

刘博:小怪兽今天的供应商本身也是苹果、特斯拉、亚马逊的供应商,都是智能设备的供应商。过去大家都说你们这个行业是不是都找这个行业内的供应商,事实上,我们现在找的都是跨行业的,他们都是过去做智能穿戴的,是做智能硬件的,主要集中在深圳,都是很先进的工厂。

 

消费新声:作为新入局的玩家,你们是如何教育市场,推广品牌的?

 

刘博:早期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钱去做品牌的推广活动工作,所以我们决定先拿下存量用户,即让那些有使用情趣用品习惯的用户发现有一个更好的产品。所以我们就是去用经销商的方式,甚至多让度一些利润,然后让他们去推我们的产品,让更多人能看到我们的产品。另外我们会在各种社交网络,包括我们的公号,知乎等等,去多做一些内容性的传播,去吸引这群人。


但今天我们开始去宣传我们到底是谁,我们是一个生活的品牌。我们是为更多的年轻人服务,去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我们跟草莓音乐节合作,在上海的盒马鲜生的线下门店也有独立的小的柜台,都是破天荒的,过去从来没有这种品牌能够在这种线下超市这么堂而皇之地去放。为什么我们做到了?因为我们照着生活品牌来做,就会被那种生活品牌去接纳。饮食男女,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消费新声:你们会如何挑选和把控品牌推广的合作方?

 

刘博:我们会看受众人群,什么人群跟我们更融合,我们就去推这样的渠道,既销售,又让他们认知我们的这个品牌。但是前提是,你的品牌三观、调性以及故事都要和我们契合才可以。

 

我们和草莓就很典型的一个例子。草莓音乐节其实主打年轻人带有敏感精神的一种感觉。而我们当时的活动叫“有种青年is小怪兽”,因为我们觉得,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小怪兽,它是你对未知的好奇,对不合理的不妥协,对美好生活的勇敢追求,所以我们授予这个品牌的勇敢特性,而这跟草莓音乐节的气质是吻合的,这样效果才是我们想要的。

 

消费新声:接下来蜜曰发力的方向是什么?

 

刘博: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们已经证明了用户喜爱这样的产品,接受我们这样的理念。现在我们就需要拓宽产品,其次丰富我们的品牌的内涵,多做一些品牌的宣传和投放,让用户更明白我们到底什么样的人,什么性质,为什么会做这个。这是我们今年的最重要的一个点。

 

但是作为生活品牌,我们也会向其他方向去拓展,比如说让女性变得更美、更健康的产品,未来我们会在这块做深挖,例如加强帮助用户进行盆底肌肉和阴道肌肉紧致的功能,也许还有美容类的产品。

 

我们现在有做外贸出口,港澳台欧美日都在出货,韩国也是刚刚签了合作伙伴。我们去年在台湾大概卖了几万台产品,而台湾一共男女老少加一块儿,才2300万人口,相当于有千分之几的渗透率。那换到中国的话,五年应该卖4500万台产品。当然,只是说理论上这个市场空间非常大,而且边界会模糊,我觉得是非常值得做的一个事。

 

消费新声:这个行业正在高速发展,可以肯定的是,这也加剧了玩家之间的竞争。

 

刘博:这个行业的潜力很大,竞争也一直都在。过去大家竞争比较恶劣,造成了大家都以低价竞争,这给我们也带来了一定痛苦。我们如果卖得贵一点的话,可能你就会丧失一些格敏感的用户。但是如果你想把产品做好,而价格又太低的话,你自己过的会很辛苦。投资人就会问你,你们这个东西怎么利润不高。我们也很“痛苦”,就是你很认真的做,但今天确实又不得不为市场妥协一些。说实话,像蜜棒这个产品售价299元,喵小野售价169元,我自己想,这跟赠送差不多了,所以将来不排除会提价的。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