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专业性治疗师:性功能障碍多为心理问题

2014/11/14 11:11:41来源:凤凰网
中国有相当一部分人被性的问题困扰,但碍于传统的道德观羞于治疗。人要从“谈性色变”到“直视面对性”,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出台相应措施,让“性治疗师”能够早日的走出灰色地带,造福更多的民众。
  姜楠(主持人):性在中国是一件非常隐私的事情,性生活不和谐在很多中国人看来是一件很难向外人启齿的羞愧的事,最多会到医院的男科、妇科诊所看病,接受药物或者手术的治疗。


  但是近期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群体叫做“性治疗师”,他们号称可以减少对药物的依赖,而是采用行为治疗,睡眠疗法,古代房中术这样的方式,来解决性障碍。


  也许很多人会有疑问,这是不是一个介乎于法律和社会理论之间的“桃色”产业呢?近期我们的记者就前往杭州采访了这样一家性问题治疗机构。




  解说:走入杭州一家性问题治疗机构,走廊里看不到任何候诊者,每个房间都房门紧闭。据负责人介绍,为了避免来来访者相互遇到而带来的尴尬,“看病”实行严格的预约制。因此,和普通医院里吵吵嚷嚷的情景不同,求诊的人一到这里,就走入预定好的治疗师。


  胡双双(性治疗师):就是有一半的时间是硬的,但是硬起来的时候有的时候比较好,有的时候是半软半硬的,对不对?你在硬的比较好的时候能维持多久。




  解说:躺在床上的这位男士是一名性功能障碍患者,在沟通后同意了我们拍摄治疗过程,但他要求不能露脸,也不要让人听出他的声音,怕被熟人知道。


  胡双双是该机构最年轻的性治疗师,从业两年左右,她正在为这位男士做负压治疗,这期间胡双双详细询问他平时的性生活情况,以及治疗中的身体变化。


  胡双双:做治疗的时候,会比较多的去沟通他的性生活,性生活的状态以及他的心情、情绪、环境以及那时候那段时间他们之间的感情的问题,勃起障碍的话通常是有内外,我是内外兼治的,因为单纯的外部的治疗只是器官的修复,那比如说血管缩小了,类似于西医说的静脉露了,就是勃起很容易马上会软掉啊。


  那这个行为是通过行为的治疗,就是手法的刺激,让他的神经会慢慢恢复,而且新的血液带进来很容易让他的营养滋润,那新生的细胞就会多一点,那慢慢的器官会修复。但是他维持的不够久,从我们中医来讲,是他的阳气不足,我们会加上中医的针灸用针灸艾灸的方式,去把体内的肾阳和阳气补回来,然后配合一些食疗和教他一些运动方式,慢慢的就能够恢复回来。





  解说:在治疗的过程中,胡双双会探寻患者的做爱方式的习惯,用器官模型详细讲解男女生殖器的结构,以及每个部位在性爱中的作用,并指导他们正确的做爱方式和技巧,胡双双称之为心理治疗。这是她新学的方法。


  胡双双:先坐下来,先聊一聊你的情况,然后花差不多一个小时或大半个小时去聊天,这个聊就是心理疗法,我也有学心理疗法,但是但我的心理疗法绝对是和童老师没法比的。她有学过更专业的,那我心理疗法是才开始,才起步而已。


  解说:她口中的童老师指的是有“台湾第一性治疗师”之称的童嵩珍。八年前,她首次在台湾新北市的广川医院开设“性福门诊”,随后又把性健康管理中心开到台北,近两年,她的治疗团队与杭州的这家性问题治疗机构合作,拓展性治疗业务,每个月有8天的时间在这边坐诊。




  童嵩珍(性治疗师):早泄是最多的病人,因为现在目前说实在的,就是全世界都还没有一个非常能够解决早泄的药物。那当然我们知道在生理上我们可能用一些神经阻断的手术背阻手术可以去处理,这个神经生理上神经的问题,但是心理上神经的,就是心理上的焦虑跟敏感,是没有办法靠药物的。


  那即使可能现在有一些大厂它出了一些药物可以协助,但是效果目前还是在我们的临床经验上还是有限的。之后再是阳痿,最难治疗的其实是性功能低下。





  解说:童嵩珍说她的治疗理念与普通的医院最大的不同是处理两性之间的关系,性治疗过程中不用药也不开刀,治疗通常总共6次,每次一个半小时,患者只需要渴坐在沙发上或躺在治疗床上,在女治疗师的引导下吐露心曲化解心结,再接受行为治疗,她称之为“性福六堂课”。


  童嵩珍:我们是从功能上的训练开始,就是六堂课大概会花到三个月,因为两个礼拜来一次嘛,大概三个月左右。那我们三个月就是会监管,监管你三个月,因为你知道这个训练的过程一定是有一个时间段的,慢慢从生理去训练,心理的训练,就是加强性自信。


  然后一直到技巧的训练,一直到性爱姿势上的这个知识上的给予,一直到最后会有一个我们叫做总结的课程,就是看你在六周里面你有没有进步。对,那绝大多数85%在我们的监管之下都会成功。


  解说:在治疗师的指导下观看教学影片是“性福六堂课”的一部分。童嵩珍使用的影片都是亲自寻找剪辑的,她现在已经有50部可供观摩的影片,在治疗的过程中,他会用到影片进行辅助治疗。




图为就诊者在经过“性福六堂课”之后,发给童嵩珍的信息


  患者会佩戴一个类似3D眼睛的观影器,根据治疗的需要会播放一些画面,激发患者的生理反应。在治疗的时候,治疗师不会直接用触碰病人的皮肤,而是会借用手套指导患者做一些按摩的动作,患者掌握方法后则由自己来操作。


  童嵩珍:就是我们会教给他一套练习方法,总共有九种方法,那这九种方法例如说第一个叫这个拍打法,或者是人字形按摩法,或者是说钻木取火法,我们这些全部得这个训练的流程会所有的都教给你,那当然在这里面训练的时间,你最主要的是学习控制力。




图为一位患者以阴茎减敏感法进行治疗

  解说:童嵩珍说这样的按摩治疗会反复的进行,目的是教患者减敏感,控制射精的能力,她还会对患者的性潜能进行开发训练,进而与患者进行姓沟通和指导,用自己缝制的性器具让患者全面认识性器官,并给他们布置“家庭作业”,配合课时的治疗。


  童嵩珍:一般我们开始训练我们会就这一个整体例如我们刚刚看到电视上的就是说我们顺时钟跟逆时钟的按摩,按摩是什么,要让我们这个根部的地方要有力气。大部分的人不会去管这个,那这个阴茎的本体我们可以做这个叫做自转的部分,可以去甩动它,让它这个地方活化。那龟头的表面上我们可能可以做拍打,拍打的练习,可以减这个地方的敏感。


  解说:童嵩珍也会对患者进行物理治疗,对于男性患者常见的阳痿、早泄则用硬度测试仪帮助判断障碍的程度,同时也会用不同质地的女性器具逐步增加刺激的强度,让患者达到正常的生理水平,她称之为减敏感训练。


  童嵩珍:我们的训练方式是循序渐进的,例如说它这个蛋形仪器,打开了,这样对不对,我们里面放有一个勃起的阴茎,我们进入这样子的抽插状况,训练它的敏感度,因为它这里面是空的嘛,所以它比较不会那么紧。

  
  可是它到后来可能这个已经对他来讲不太刺激了。我们就用,这个是一个模拟真的,然后进入这样的进状况,这样子他们就可以从松的到紧的,去训练它的敏感度。


  那当然心理上的也是,因为他想射精,他一定有感觉,所以他心跟身就会连在一起,所以这个是感觉集中训练,很重要的。就是你可以慢慢慢慢的把这个东西的调节一直加上去。





  解说:珂玮是这家性问题治疗机构的特聘专家,他与童嵩珍的治疗方式不同,主要采用中国古代房中术提升患者的性能力。


  珂玮(性治疗师):在临床过程当中,简简单单的几种方法,就能够帮到很多人。

  
  第一:我就平时经常教别人提肛,我也提肛;


  第二:多交少射;


  第三:因为我会很多套路,所以我都会用一些套来实践和教大家。所以大家的性爱质量提升的很快。





  解说:珂玮认为只要不是存在器质性的病因,掌握以上三点就能够解决性方面所面临的大部分问题,尤其是男人的问题。


  珂玮:那么怎么提呢,就是我们在解小便的时候,突然想要夹紧一下,要中断小便的那种感觉,这是提肛的感觉,就是动作的要领在这里。


  我个人的体会最好每天能够提肛两到三百次,其实十分钟就够了,不需要很长时间,很多人一听说几百次都吓死了。咱们在办公室等人的时候,开会的时候对吧,咱们在开汽车等红绿灯的时候,都可以提。


  那么这个节奏是怎么那个呢,我通常是这样的,一般我喜欢用什么节奏呢,一二一二。





  解说:童嵩珍说,她特别关注有性障碍的人,如何让他们从没有性能力到进行正常的性生活是她关注的课题。性生活技巧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可以让其他的专家来做。


  童嵩珍:一般大部分人都是在讲高潮嘛,怎么把零变成正,正十正二十,越高越好,但是从来没有人想过怎么把负变成零,或负变成正,那我就是从这个比较,这个一般人不太理解的这个负向的状况之下去解决他们的性问题。那我现在目前做的就是从负到零的距离,就是如何把他们的障碍变成正常。那正常好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有比我更厉害的专家,让他们出处理。


  解说:“性在两耳之间非两腿间”,这是童嵩珍的口头禅,她认为爱是蛋糕的主体,奶油只是技巧,如果奶油很漂亮,但里面的蛋糕已经发霉了,也不好吃。她认为性爱的主体是爱,技巧只是那层奶油。童嵩珍从事性治疗将近十年,她带领的台湾性治疗团队已有1500多个成功的案例,她还清晰的记得自己治疗的第一个患者。





  童嵩珍:我第一个病人很严重,他是一个科技男,你们说IT产业的。他没有稳定的女朋友,还没有和女性上过床,那后来问才知道,他跟女生只要讲电话,他就要早泄了,从来不穿浅色的裤子,因为浅色的裤子一弄到水它会很明显。


  解说:童嵩珍回忆这个病人是在8年前她与台湾广川医院院长联合开办“性福门诊”时接治的。她说,当时和医院合作,起码让人觉得这个职业是正当的。“性福门诊”兴办之初,只有她一个人打理,半年时间里,一个上门的人都没有,她将性医学结合性心理,写了三四十篇文章放在网上推广,这名IT男顺着文章的地址找到了她。


  童嵩珍:他说后来一位朋友拉他一起去按摩店(找特殊服务),他觉得最被侮辱的就是那些按摩小姐没有受过很好的训练,职业道德也不好。他跟朋友同时进去按摩店,他的朋友还在里面,他已经早泄了,他出来之后,小姐也跟着出来,还在拍手说她已经结束了。这是最不想告诉别人的痛,结果好朋友竟然知道了,所以后来也不敢跟这个好朋友联系,觉得这个东西他脸上挂不住。后来我们就一步一步的治疗他,做减敏感,做心理的疏导。


  解说:童嵩珍说,当时这个IT男对她并不是很信任,在她的再三要求下才接受的治疗。童嵩珍主要采用了减敏治疗,3个多月后治疗者情况有所好转,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他认为大部分性功能障碍患者都存在心理问题。





  童嵩珍:心理问题应该占了百分之七八十,你真正生理有问题的人很少,否则你可以扪心自问说,为什么我对我的老婆没有欲望,我对别的女人可以,那到底我是不是阳痿,那铁定是心理性的阳痿。对不对,那是跟对象有关系嘛。


  还有我们在处理女性的,就像我们常常说的性交疼痛,这个族群其实数量很大,但是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性的科,或者是妇产科愿意去处理这么隐私,而且艰难的问题,你怎么会有一个女人没有办法被插入呢,对不对。





  怎么会女人天生就有一个洞,为什么没有办法进行性行为,你的功能都正常,所以很多的妇科医师说你就去看精神科,你大概精神有问题。可是她说我精神状况又好好的,但是我面对进入性行为的状况,她非常的恐惧。


  解说:面对这样的病人,她会用性教育的方式,让她可以直面性,用物理疗法循序渐进的尝试型号从小到大的男性器具,让患者逐渐适应,性知识不足和教育教育原因,也是童嵩珍遇到的常见问题。





  一位30多岁的男士,结婚前从未有过性经验,之前的性经验全部来源于自慰,妻子让他看成人录影带学习,他还是没办法完成性生活。


  童嵩珍:他完全没有勃起的经验,我说怎么可能,因为夜间是会勃起的,他说他只要有这个勃起的动作他就马上自慰,所以他没有经历过真的勃起的状态,就是半勃起就自慰了。


  那他也尽量抑制他不要有这个行为发生。所以他都尽量用他的身体,压在床板上做磨蹭,那阴茎基本上不用勃起就射精了,所以他尽量不要让这件事情发生,他就会带来很大的问题。他整个观念是扭曲的,所以我问他说你看成人片你的心理想法是怎么样,他说很恶心的,他说只要女人的这个器官上有东西流出来,他觉得很脏,他宁可欣赏脚,或者欣赏手啊其他的地方。





  解说:在胡双双接诊的案例中,也遇到过很多因性只是缺乏而无法进行性生活的病人。


  胡双双:比如说害怕性生活,他怕会痛,还有些是性生活碰到的感觉是痛的而不是舒服的。正常人的感觉应该是舒服的,他是痛的反过来的。


  那还有一些是新婚,我碰到好多对都是结了婚好几年都没有性生活的,他不知道怎么去过性生活,他甚至找不到地方去过,就是他找不到应该从哪里进去,他觉得两个人抱在一起就可以有小孩的,他就找不到地方。我说你把你太太带过来,我给他太太做检查,他太太也是处女,他是处男,他们两个都不知道从哪里进去。


  解说:童嵩珍觉得大陆的性教育很大一个部分来自于成人片,很多人认为要做的跟成人片上的男主角一样,那才叫做成功。其实忽略了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很多的时候,性的存在并不是在身体上能够持续多久。





  童嵩珍:两性关系可能在大陆这边是比较弱的一环,就是说在两性关系之间他不太重视就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很多的时候性它的存在并不是在身体上能够多久,我能够多硬,我能够多猛,并不在这个,在两性之间的协调感。


  那我觉得在大陆上这个部分真的可以进步,夫妻之间不太会考虑到对方的感觉,或者有些人他太在意对方的感觉,就失去了自己。


  来找我的病人,就是今天如果你不治疗,我明天就要离婚了。严重到这种程度才来的时候,我压力特别大,可是在台湾不是,当两性关系已经出现一些些状况,他们就赶快要来治疗,而不是要拖到没办法的时候再来。这个我是觉得可以再往前一点点。





  解说:据2014《性福中国蓝皮书》调查数据显示,仅37%的受访者对性生活非常满意,51%处于基本满意的状态,8%的人表示性生活只是例行公事,45%男人性生活时,达不到最佳的勃起硬度,21%的职场女性表示从未体验过性高潮。


  珂玮(性治疗师):有21%的女性从来没有过性高潮体验,从来没有体验过性高潮,你说我们这反面衬过来,多少男人缺乏这个性知识和性能力啊,这是第一个数字。




  
  第二个数字在离婚的这个人群里面,有34.7%的比例仅仅是因为性不和谐而致离婚,跟财产跟感情没关系,仅仅是因为性,就超过了三分之一的人仅仅是性而离婚。在离婚的这些人群里面,有50%的人是什么,阳痿跟早泄,咱们10多亿人口,你算一下有多少人。


  解说:对绝大多数国人来说,性治疗师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职业,也未得到国家的认可,他们游走于法规与伦理的模糊地带,尽管如此,性治疗已经悄然发展成为一个隐秘而庞大的产业。





  那么性治疗师是如何练就的,他们在行医中又会遇到哪些问题。作为台湾性治疗团队的主导师,童童嵩珍从小就对性议题很有兴趣,对性的认识也有别于传统观念,她在台湾长庚医院做过12年护士,在担任护理师的日子里,童嵩珍也遇到不少跟性沾边的事。


  她在骨科病房里曾经看到重伤的骨折病人打着绷带腿被高高吊起来,就在那种情况下,还不忘和前往探视的妻子亲热。这样的情景触发了她的思考,得知台湾树德科技大学开办了人类性学研究所,她报了名。





  童嵩珍:怎么会生病的人,也有这样的需求呢,那我就从这里开始去探讨,那后来就因缘巧合去念了性学研究所,那就念了研究所之后发现发现这个残疾人、老人,就是有一些弱势的族群的人或者是说他们可别在身体上有一些残缺的人,他们都有性需求,我是从这个方向去引进的。


  一刚开始我研究老人性需求,当成我的硕士论文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因为他是属于老人,大家都说老不羞,不要脸什么,怎么老人还需要性,对不对。可是在我的想法里面,是任何人族群的人都需要性,只是他们愿不愿意说而已,这个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不管是在大陆或者是在台湾,你要一个老人他去告诉你说,他有性需求,那是非常非常难的事。




颇令童嵩珍自豪的是,经过治疗成功帮一对80岁,结婚60年的老夫妇找到了性福:明年5月28日是他们结婚60年纪念日



  解说:研究所讲授的课程包括性商、性教育和性治疗等,这让童嵩珍对性有了全面的认知。对于这个只存在于海外的陌生行业,有人甚至认为她是“性代替者”,不时会有人打电话来骚扰。


  童嵩珍:在美国性治疗师和性替代者,是两种不同的职业。


  性治疗师经过专业的认证跟学位以后,他可以去Order,下指令给性替代者,您今天要跟病人完成什么样的动作,性替代者她是经过培训之后,依照性治疗师的嘱托去执行她今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她要汇报给性治疗师,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大家把性治疗师跟性替代者混在一起认为性治疗师是可以跟病人做爱的,那是错误的。所以这个错误的理解,会造成一个不好的风气。





  解说:童松珍说当时有很大的挫折感,也有一些来自家人的误解,治疗方面也有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她先后赴美国、德国学习,并获美国ACS临床性学家学院证书,德国谭崔性能开发工作坊第三阶结业,并获同期最杰出荣誉。谭崔源于印度,是最古老的神圣性爱练习术,许多性爱指导的手册都源于此。


  童嵩珍:那我到德国去学习的时候,我的老师要我们做感官专注训练,在那个氛围里面,每一个人专注在自己的感觉里面,即使你是做一个所谓的夫妻亲热,也可以达到那一个状态。


  我们跟我们的伴侣之间,会相互做这种身体上的感官开发,我觉得这样很好,因为你一旦知道自己的敏感带,你带领对方进入那会更快,你不要让别人一直摸,摸了老半天你说都不是,那不是到底哪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怎么办。





  所以我们在课程里面也会有这一个叫做感官开发训练的课程。我要让每个人知道你的,你虽然你说你了解你老婆,但是了解她的性吗?可能很少人会去了解,或者你了解你的老公,问题是很多人摸到老公的阴茎觉得想吐啊。


  解说:童嵩珍强调治疗师和病人不能存在性行为,只能在病人治疗过程中,遇到确切困难时,从旁辅导。她认为现在的病人对治疗师还是比较尊敬的,但她所在的治疗机构还是会和病人签署一个协议,让他们清楚应该遵守怎样的规则。


  童嵩珍:每次来的病人我们都会跟他签订同意书,您是不能接触性治疗师的身体或任何部位,除非在性治疗师允诺之下,例如他可能在紧张的时候他会握着我的手,我说那是可以的,因为我知道每个人紧张的时候他会担心,对,那其他的是不行的。





  解说:入行不久的胡双双,现在还没有遇到来自家庭的压力,她说有些病人在别的地方接受过性替代者的治疗,也会认为他们也有同样的治疗方式,容易引起误会。


  胡双双:很多的人会把它想歪,因为我们的环境会设置的相对来讲温馨一点,让你有种很舒适的感觉,那一进来很容易会引起误会。


  所以我一进来有会跟病人说,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想,就是不能碰我,因为我是你的治疗师啊,那当然有些病人会很不尊重的问,我可以去想我跟你什么什么吗?


  然后我说如果你再说一遍我就会把你扔出去,用开玩笑的这样跟他说。我作为你最脆弱的一面,你最脆弱的一面我帮你治疗,我是你的治疗师,而你却不尊重我,我干嘛要尊重你,我干嘛要给你治疗,这前提是尊重啊。





  解说:胡双双学过重要专业,做过针灸师,拥有药剂师的资格证,对于性治疗的方法,基本是自学而来。她是自己边学边做,已经摸索出一个相对完善的治疗方法。


  胡双双:马晓年老师在四川那边做的第一期的性治疗培训班,我是第一期了解到的,最先的。后来自己收集各种各样的信息,去买各种各样的碟片,不是A片,是一些教育片,国外的一些教育片,通过这些片子的学习,再加上在病人身上实践,然后再学习,直到现在这样子,并没有一个老师从始至终的带着我走。


  解说:童嵩珍认为,成为一个专业的性治疗师首先要经过性学的研究生学生,再经过性生理学、医学、社会学等专业训练,合格之后才能申请职业资格。目前全亚洲只有台湾树德科技大学设有人类性学研究所,但是当地政府也并没有性治疗师的审批程序。





  童嵩珍:在台湾我们有一个亚洲最大的性学研究所,我们这边的性治疗师都是由这个研究所培育出来的,基本上我们在性观念跟性的治疗理念上是相近的。


  我们拿的执照是美国性学家的执照,台湾也没有发所谓的性治疗师执照,在大陆也是这样,连性学研究这样子的一个学位都没有,所以必须靠培训,大量知识的培训,然后经由专业的机构认证。要经过一个认真的过程,你才能培育一个专业的性治疗师。


  解说:据了解,无论在香港、台湾还是大陆,性治疗目前都不是官方认可的职业,也缺乏完善的监管制度,虽然中国性学会一直试图把“性治疗师”推入正式职业,但这一“转正”工作需要经过劳动部门和卫生部门认可,迄今尚未完成。性治疗师一直处于“半地下”状态,但国内性功能障碍的发病率却在逐年上升。


  姜楠(主持人):近十几年来,随着国门的打开,社会风气比以往开放了很多,但是性在中国仍然是一个非常隐私的东西,中国人要从“谈性色变”到“直视面对性”,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也系统有关部门能够迅速的出台相应措施,让“性治疗师”能够早日的走出灰色地带,造福更多的民众。


编辑推荐

相关资讯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近期成人展会

相关产品推荐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
查看更多资讯 >>

投稿